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甘肅網 >> 書香隴原 >> 專家訪談

摩纳哥摩洛哥纬度:作家王蒙:萬里歸來年愈少

19-05-06 09:48 來源:光明日報 編輯:張蘭琴

f1摩纳哥 www.arbrwc.com.cn

  作家王蒙:萬里歸來年愈少

  王蒙近照 記者 劉陸攝/光明圖片

  【光明訪名家】

  開欄的話

  2019年,適逢新中國成立70周年,也是光明日報創刊70周年。70年來,知識分子,是與光明日報聯系最為緊密的一個群體。其中的名家大家,在各自的領域辛勤耕耘、貢獻卓著。他們的奮斗歷程,與新中國的發展一路同行,與光明日報也多有相知相交的溫馨故事。

  繼《新春訪名家》之后,今日起,本報繼續開設《光明訪名家》專欄,組織多路記者深入全國各地,拜訪新中國成立以來在科技界、文化界發揮重要作用的知識分子代表。我們期待通過與他們的交流,讓更多讀者深入感受這些名家的愛國情懷和奮斗歷程,呈現大國與大家之間相輔相成、同頻共振的發展歷程。

  2019年還未過半,王蒙就先后在《人民文學》《上海文學》《北京文學》等刊物上,發表了中、短篇小說《生死戀》《地中?;孟肭貳隊適隆返?,并推出新書《爭鳴傳統》(與趙士林對談錄)和《睡不著覺?》(與郭兮恒對談錄)。如此旺盛的創作力,讓不少青年作家都自愧不如。

  走進王蒙的書房,一方書桌,兩面書墻,就是他日常的創作環境。“這是我的車間”,他說,“我只要一寫小說,每一個細胞都在跳躍,每一根神經都在抖擻”。提起寫作,已至耄耋的他,立刻容光煥發。

  最近幾年,王蒙的創作進入加速期,幾乎每年都有兩三部新作問世,內容和形式也常有新意。這一切,他都歸功于時代和生活的日新月異。“文學本身并不產生文學,只有生活能產生文學。”經過八十五載的沉浮打磨,王蒙不忘自己的來時路。

  王蒙的革命之路,開始得很早。11歲,王蒙與北京的地下黨建立了固定聯系;14歲成為地下黨的候補黨員;15歲當上新民主主義青年團的干部。“我從少年時代起,就參與到建設新中國的斗爭中。”眼見著戰斗、勝利、曲折、發展,新中國的每一步歷程,王蒙都參與其中,感情炙熱。

  1953年,19歲的王蒙,開始動筆創作首部長篇小說《青春萬歲》。那時候,很多文學界的前輩勸告年輕人,創作要先從豆腐塊文章開始。王蒙反其道而行,引發關注。有人問他:你是靠文學天賦還是寫作技巧?“都不是,我靠的是對新中國建立的感動,靠的是新中國開始時的‘所有的日子’。”一腔熱血少年情,開啟了他的文學之路。

  20世紀60年代,王蒙下放新疆。十六載風華正茂,拋灑在遼闊雄奇的邊地上。那段歲月里,他與維吾爾等各族同胞朝夕相處,同勞動、共杯酒、學維語、唱心曲。這段人生旅程給了他豐厚的饋贈——他當時醞釀并創作的小說《這邊風景》,塵封近40年后重修問世,2015年一舉斬獲茅盾文學獎。

  對王蒙而言,生活中的一切,皆是創作靈感來源。幾十年中大大小小的人事經歷,全部化進了王蒙的文學中。他書寫政治歷史,創作各種小說、詩歌、散文。他創作的豐富性,在一代作家中堪稱翹楚。新書《睡不著覺?》是他首次跨界與睡眠專家合作的談話式作品。“文學是人學,那醫學更是人學了。”而《爭鳴傳統》,則是“我與趙士林時時碰撞出火花”,王蒙笑道。

  王蒙對傳統文化的熱情也與日俱增。近年來,他陸續推出《老子的幫助》《莊子的奔騰》《天下歸仁》《得民心得天下》等著作。解讀列子的著作,也已提上出版日程。“我最近在研究荀子,頗有心得。”王蒙又許下新作之約。

  讀者好奇,王蒙的創作生命力為什么越來越強?“新中國的命運,就是我的創作源泉。”王蒙道出真諦,“70年的新中國探索之路,飽含艱辛,但是它的建樹,也是前所未有、舉世矚目。每個大中城市,每個縣城,每個小村落,都有很大的發展。要討論的話題,永無盡頭。”

  作為一個堅定的革命者,王蒙對國家和生活的熱情似乎從未消減。他的老友馮驥才曾說,王蒙從“少年的布爾什維克”成長為“一個清醒的、經過各種磨練的布爾什維克”,其中,既有變也有不變。

  作為一個高產的作家,王蒙一直保持著與讀者交流的熱情,各類論壇、讀書會、高校講堂,經常能看到他的身影。“我特別愿意和讀者朋友交流,可以不斷更新自己的知識和話語體系,這幾年每年要在各地做講座40場左右。”交流使王蒙保持著旺盛的求知欲和學習力。就在采訪的兩天前,他剛剛結束云南麗江和湖南株洲的講座回到北京,但交談中沒有流露出絲毫的倦意。

  王蒙與記者交流的時候,夫人單三婭在客廳忙著收拾行李。單三婭曾是光明日報的資深編輯,但王蒙說,他與光明日報的緣分,比與夫人的緣分,還要早幾十年。

  1979年1月21日,王蒙的《青春萬歲》后記刊登在光明日報上。當他收到報紙的時候,人還在新疆,捧讀的一刻,感慨萬千——這部小說從創作到正式出版,歷經了20余年的周折,雖然當時還未出版,但這篇后記的刊載,對他意義重大。“那種激動是無法想象的”,他至今猶記。

  同年,王蒙回到北京。剛住進招待所,光明日報的編輯就找了來。“那天編輯黎丁來約稿,拿走了我剛寫成的小說《夜的眼》,后來刊登了幾乎一整個版面。”這對剛剛回到北京的王蒙而言,是非常重要的肯定,因為光明日報很少以這么大篇幅刊登小說。

  那是改革開放初期思想解放的年代,這篇小說在光明日報發表后,社會反響熱烈。當時還在大學讀書的天津作家趙玫讀后深受震撼,她說:“忽然感覺生活與文學在我眼里不一樣了。”

  就這樣,王蒙與光明日報的緣分越來越深。1983年到1987年,王蒙住在距離光明日報社原址不遠的虎坊橋作家樓。“那時候,我投稿連二分錢的郵票都不用貼,過馬路就擱在傳達室,寫上誰誰收。”王蒙笑稱,有人統計過,自己是在光明日報發稿數量最多的作者。

  今年適逢光明日報創刊70周年,王蒙感慨良多:“光明日報是一份有品格的報紙,《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》意義尤其重大。這份報紙有著豐厚的文化含量和敢為人先的精神,是中國文化生活的標志之一。它一直與中國各界知識分子有著密切聯系。”王蒙希望這種精神能夠持續、發揚、光大。

  走過與光明日報交往的40年,也走過與新中國同呼吸共命運的70年,王蒙的創作始終飽含新意,從未停止探索的腳步。他的筆觸也一直應和著時代的聲音,敢為人先,永遠青春。

  在王蒙的寫字臺上,堆滿了各種古今書籍。他每日創作,閱讀;他每年遠赴新疆和各地,追尋歲月情懷。這位精神矍鑠的作家,一直用行跡與作品,宣告著青春不老、生命不老、文學不老。

  他分明還是那個年輕的王蒙。

 ?。欽?nbsp;李苑 通訊員 馬心怡)

精彩推薦

  • 當蘭州拉面遇上意大利面 當蘭州拉面遇上意大利面
  • 甘肅省為977名貧困聽障兒童植入人工耳蝸 甘肅省為977名貧困聽障兒童植入人工耳蝸
  • 【走進中科院蘭州分院】楊澄中:中國“重離子”事業奠基人 【走進中科院蘭州分院】楊澄中:中國“重離子”事業奠基人
  • 蘭州至合作鐵路預計10月開建 蘭州至合作鐵路預計10月開建
  • 蘭馬社會志愿者開始招募 蘭馬社會志愿者開始招募
  • 2019年甘肅省普通高校畢業生基層服務項目發布 2019年甘肅省普通高校畢業生基層服務項目發布
  • 奏響生態文明和諧樂章 ——白銀市由“灰色發展”向“綠色發展”轉變紀實 奏響生態文明和諧樂章 ——白銀市由“灰色發展”向“綠色發展”轉變紀實
  • 蘭州至合作鐵路預計10月開建 將結束臨夏甘南無鐵路歷史 蘭州至合作鐵路預計10月開建 將結束臨夏甘南無鐵路歷史

關注我們

中國甘肅網微博
中國甘肅網微信
甘肅頭條下載
甘肅手機臺下載
微博甘肅

新聞排行

1   甘肅省舉行進口貿易對接會暨現場簽約儀
2   雄關大地上的“八棵樹” ——嘉峪關公
3   “雙十一”網購狂歡即將來臨 警方發布
4   李榮燦在連城國家級自然?;で餮屑觳?
5   甘肅省35條客運班線重新許可開行
6   武威涼州區大力推廣農業機械化耕作
7   第三屆絲綢之路(敦煌)國際文化博覽會
8   甘肅肅北漢子躍馬“揚鞭”上演馬背激情
9   甘肅省下發普通高等學校招生戲劇與影視
10   甘肅省出臺《意見》支持檢察機關依法開
分享到